English

高级检索

标识符 资源中文名称 资源英文名称 疾病概述 制作方法 相关文章
CSTR:16397.09.0I01001237 心脏特异性表达WIF-1转基因小鼠 B6.Tg(αMHC-WIF-1)-GC/ILAS

扩张型心肌病是一种以心腔(左心室和/或右心室)扩张、心肌收缩功能受损为主要特征的原因不明的心肌疾病,是除冠心病和高血压以外导致心力衰竭的主要病因之一。

人WIF-1基因插入心脏特异表达的 a-MHC启动子下游,构建WIF-1转基因表达载体,用显微注射法将线性化的转基因表达载体注射到C57BL/6J小鼠的受精卵中。

周文君,董 伟,全雄志,张连峰; WIF一1心脏特异表达转基因小鼠心脏功能分析; 中国比较医学杂志; 2009年1O月 第19卷第1O期; 19-31

CSTR: 16397.09.0I01001077 心肌组织特异性Meox1过表达转基因小鼠 B6.Tg(a-MHC-Meox1)-GC/ILAS

肥厚型心肌病(hypertrophic cardiomyopathy, HCM)在病理上有三个特点,分别是心肌肥大、心肌细胞排列紊乱和间质纤维化。引起家族性肥厚型心肌病的分子机制主要是基因缺陷,占发病的50% ,其病理生理机制,主要包括肌小节蛋白基因突变引起的收缩力产生缺陷;细胞骨架蛋白基因突变引起的收缩力传递缺陷;ATP调节蛋白基因突变引起的心肌能量不足;以及改变的Ca2 可利用性和 改变的肌纤维C 敏感性引起的Ca2 内稳态异常。

小鼠Meox1基因插入心脏特异表达的 a-MHC启动子下游,构建Meox1转基因表达载体,用显微注射法将线性化的转基因表达载体注射到C57BL/6J小鼠的受精卵中。

DanLu,JizhengWang,JingLi,FeifeiGuan,XuZhang,WeiDong,NingLiu,ShanGao,LianfengZhang;Meox1 accelerates myocardial hypertrophic decompensation through Gata4. Cardiovascular Research (2018)114,300–311.

CSTR:16397.09.0I01000940 心脏特异性表达FAM55A转基因小鼠 B6.Tg(αMHC-FAM55A)-GC/ILAS

扩张型心肌病是一种以心腔(左心室和/或右心室)扩张、心肌收缩功能受损为主要特征的原因不明的心肌疾病,是除冠心病和高血压以外导致心力衰竭的主要病因之一。

人FAM55A基因插入心脏特异表达的 a-MHC启动子下游,构建FAM55A转基因表达载体,用显微注射法将线性化的转基因表达载体注射到C57BL/6J小鼠的受精卵中。

张 丽,全雄志,董 伟,高 翔,刘 宁,徐艳峰,张连峰;心脏特异表达人源FAM55 A转基因小鼠的建立;中国比较医学杂志;2011年9月 第2l卷第9期;1-5;

CSTR:16397.09.0I01000942 心脏特异性表达CNN1转基因小鼠 B6.Tg(αMHC-CNN1)-GC-ILAS

心脏病(heart disease)是心脏发生病变的疾病总称,是一种常见的心内科疾病,由心脏结构受损或功能异常引起。

人CNN1基因插入心脏特异表达的 a-MHC启动子下游,构建CNN1转基因表达载体,用显微注射法将线性化的转基因表达载体注射到C57BL/6J小鼠的受精卵中。

DanLu,LiZhang,DanBao,YingdongLu,XuZhang,NingLiu,WenpingGe,XiangGao,HongliangLi,LianfengZhang;Calponin1 inhibits dilated cardiomyopathy development in mice through the εPKC pathway;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rdiology;173(2014)146–153.

CSTR:16397.09.0C01001236 SARS-CoV-2 WH-09眼结膜途径感染恒河猴模型 SARS-CoV-2 WH-09 conjunctivally infected rhesus macaques model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起病以发热为主要的临床表现,可合并轻度干咳、乏力、呼吸不畅、腹泻等症状,流涕、咳痰等,咯痰症状少见。一半患者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,严重者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、脓毒症休克、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。部分患者起病症状轻微,可无发热等临床症状,多在1周后恢复。多数患者预后良好,少数患者病情危重,甚至死亡。从影像学表现来看,早期呈现多发小斑片影及间质改变,以肺外带明显。进而发展为双肺多发磨玻璃影、浸润影,严重者可出现肺实变,胸腔积液少见。从免疫学表现来看,患者还可出现发病早期外周血白细胞总数正常或减低、淋巴细胞计数减少,部分患者出现肝酶、肌酶和肌红蛋白增高。多数患者C反应蛋白和血沉升高,降钙素原正常。严重者D-D二聚体升高,淋巴细胞进行性减少。从组织病理学表现来看,患者表现为间质性肺炎,肺泡腔大量的多核巨细胞和巨噬细胞浸润,肺泡比弥漫性增厚,肺泡间隔增宽。

3岁至5岁的雄性恒河猴,所有的结核病和猿猴免疫缺陷病毒均为阴性。用10 6 TCID 50通过眼结膜途径接种两只雄性恒河猴。

CSTR:16397.09.0C01001234 新型冠状病毒(SARS-CoV-2)感染转基因小鼠模型 SARS-CoV-2 infected transgenic mice model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起病以发热为主要的临床表现,可合并轻度干咳、乏力、呼吸不畅、腹泻等症状,流涕、咳痰等,咯痰症状少见。一半患者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,严重者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、脓毒症休克、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。部分患者起病症状轻微,可无发热等临床症状,多在1周后恢复。多数患者预后良好,少数患者病情危重,甚至死亡。从影像学表现来看,早期呈现多发小斑片影及间质改变,以肺外带明显。进而发展为双肺多发磨玻璃影、浸润影,严重者可出现肺实变,胸腔积液少见。从免疫学表现来看,患者还可出现发病早期外周血白细胞总数正常或减低、淋巴细胞计数减少,部分患者出现肝酶、肌酶和肌红蛋白增高。多数患者C反应蛋白和血沉升高,降钙素原正常。严重者D-D二聚体升高,淋巴细胞进行性减少。从组织病理学表现来看,患者表现为间质性肺炎,肺泡腔大量的多核巨细胞和巨噬细胞浸润,肺泡比弥漫性增厚,肺泡间隔增宽。

SARS-CoV-2(原2019-nCoV, HB-01),由中国疾控中心谭文杰教授提供,通过滴鼻的方式感染人 hACE2 基因的小鼠,感染剂量1× 105 TCID50 只,感染体积50 μl 只。

[1]. Zhu, N., et al., 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, 2019.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, 2020. [2]. Wang, C., et al., A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of global health concern. The Lancet, 2020. [3]. Lu, R., et al., Genomic characteris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: impli cations for virus origins and receptor binding. The Lancet, 2020. [4]. Yang XH 1, et al., Mice transgenic for human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 zyme 2 provide a model for SARS coronavirus infection. Comp 2007 Oct;57(5):450 9.

CSTR:16397.09.0C01001235 SARS-CoV-2 WH-09气管途径感染恒河猴模型 SARS-CoV-2 WH-09 intratracheally infected rhesus macaques model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起病以发热为主要的临床表现,可合并轻度干咳、乏力、呼吸不畅、腹泻等症状,流涕、咳痰等,咯痰症状少见。一半患者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,严重者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、脓毒症休克、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。部分患者起病症状轻微,可无发热等临床症状,多在1周后恢复。多数患者预后良好,少数患者病情危重,甚至死亡。从影像学表现来看,早期呈现多发小斑片影及间质改变,以肺外带明显。进而发展为双肺多发磨玻璃影、浸润影,严重者可出现肺实变,胸腔积液少见。从免疫学表现来看,患者还可出现发病早期外周血白细胞总数正常或减低、淋巴细胞计数减少,部分患者出现肝酶、肌酶和肌红蛋白增高。多数患者C反应蛋白和血沉升高,降钙素原正常。严重者D-D二聚体升高,淋巴细胞进行性减少。从组织病理学表现来看,患者表现为间质性肺炎,肺泡腔大量的多核巨细胞和巨噬细胞浸润,肺泡比弥漫性增厚,肺泡间隔增宽。

3岁至5岁的雄性恒河猴,所有的结核病和猿猴免疫缺陷病毒均为阴性。用10 6 TCID 50通过气管途径接种两只雄性恒河猴。

CSTR:16397.09.0C01000014 PUMC01 (SARS-CoV)滴鼻途径感染无菌级裸鼠模型 PUMC01 (SARS-CoV) virus intranasally infected sterile grade nude mice

2002年在中国广东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,SARS)波及全世界34个国家。2003年4月16日,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,加拿大、美国在内的11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个实验室通力合作研究的结果,宣布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因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,称为SARS冠状病毒。SARS早期(1~3d),不断释放到血液中SARS-CoV,引起病毒血症。临床上,表现为发热、畏寒、头痛、肌痛等症状。从SARS疾病的起始,淋巴细胞就受到了SARS-CoV的侵袭,因此,患者的外周血淋巴细胞数目减少是诊断SARS的重要指标。SARS轻症患外周血CD3+、CD4+、 CD8+数恢复正常;重症患者呈持续下降。所有死亡SARS患者尸解标本中,脾、淋巴结、扁桃体和肠道的淋巴组织萎缩,淋巴细胞大量减少,呈现出耗竭状态。在数周到2个月时间内,SARS-CoV对重症SARS患者免疫器官的损伤程度达到了艾滋病晚期水平。由于患者发生免疫缺陷,因此,发生机会性感染的发病率在本组病例中高达50%。 陷窝蛋白-1在呼吸道上皮细胞内高表达,SARS-CoV感染造成多组织脏器损伤,以肺损伤最突出。初始在肺组织中复制增值的SARS-CoV、经血重新进入肺的SARS-CoV和渗出到肺组织中的淋巴细胞、单核细胞本身携带的SARS-CoV在肺内聚积、增殖,不断加重肺损伤。这种损伤具有连续性、弥漫性、严重性的特点,导致广泛性肺泡上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损伤,大量蛋白性液体、纤维蛋白、炎症细胞渗出和炎症介质的过量释放,造成了肺内毛细血管的通透性显著增加,最后引起弥漫性肺泡损伤(diffuse alveolar damage, DAD)发生。此时,疾病陷入进展期(4~9d)。在进展期,与肺部的病理改变相对应,患者出现咳嗽、气促、胸闷和呼吸困难等呼吸系统症状。X线检查,肺内早期病变是两肺下野出现斑片状阴影。病情继续发展,到达极期(10~14d),患者出现严重呼吸困难,甚至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。X线下,进展期和极期病变迅速发展为两肺广泛病变,呈现弥漫分布斑片状渗出阴影,伴有磨玻璃阴影、边界模糊结节状实变影。

SARS-CoV病毒株为PUMC01(Sino-1, GenBank Acc. #; AY350750),分离自一个死于北京协和医院的典型的SARS患者(PUMCH)。SARS-CoV PUMC01病毒通过滴鼻方法感染动物。动物安乐死后,取肺、脾、肝、肠淋巴结和血液样品进行病毒拷贝数和病毒滴度检测。感染后第7、14、21、28天检测SARS-CoV的IgG抗体,感染后第3、6、9和12天检测SARS-CoV的IgG抗体动物安乐死后,取肺、肝、脾、肾和肠淋巴结组织进行病理检查。

[1]秦川,鲍琳琳,邓巍等.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在SARS-CoV感染中的功能(第2部分)--SARS-CoV在ACE2表达细胞中的复制和ACE2基因敲除对小鼠SARS-CoV感染的保护作用[J].中国比较医学杂志,2005,15(6):330-334. [2]杨秀红,邓巍,童攒等.人ACE2转基因小鼠对SARS-CoV的易感性[J].中国实验动物学报,2007,15(6):453-457. [3]杨秀红,朱华,黄澜等.老龄ICR小鼠对SARS-CoV的易感性[J].中国实验动物学报,2007,15(3):195-197.

CSTR:16397.09.0C01000017 PUMC01 (SARS-CoV)滴鼻途径感染昆明小鼠模型 PUMC01 (SARS-CoV) virus intranasally infected KM murine model

2002年在中国广东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,SARS)波及全世界34个国家。2003年4月16日,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,加拿大、美国在内的11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个实验室通力合作研究的结果,宣布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因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,称为SARS冠状病毒。SARS早期(1~3d),不断释放到血液中SARS-CoV,引起病毒血症。临床上,表现为发热、畏寒、头痛、肌痛等症状。从SARS疾病的起始,淋巴细胞就受到了SARS-CoV的侵袭,因此,患者的外周血淋巴细胞数目减少是诊断SARS的重要指标。SARS轻症患外周血CD3+、CD4+、 CD8+数恢复正常;重症患者呈持续下降。所有死亡SARS患者尸解标本中,脾、淋巴结、扁桃体和肠道的淋巴组织萎缩,淋巴细胞大量减少,呈现出耗竭状态。在数周到2个月时间内,SARS-CoV对重症SARS患者免疫器官的损伤程度达到了艾滋病晚期水平。由于患者发生免疫缺陷,因此,发生机会性感染的发病率在本组病例中高达50%。 陷窝蛋白-1在呼吸道上皮细胞内高表达,SARS-CoV感染造成多组织脏器损伤,以肺损伤最突出。初始在肺组织中复制增值的SARS-CoV、经血重新进入肺的SARS-CoV和渗出到肺组织中的淋巴细胞、单核细胞本身携带的SARS-CoV在肺内聚积、增殖,不断加重肺损伤。这种损伤具有连续性、弥漫性、严重性的特点,导致广泛性肺泡上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损伤,大量蛋白性液体、纤维蛋白、炎症细胞渗出和炎症介质的过量释放,造成了肺内毛细血管的通透性显著增加,最后引起弥漫性肺泡损伤(diffuse alveolar damage, DAD)发生。此时,疾病陷入进展期(4~9d)。在进展期,与肺部的病理改变相对应,患者出现咳嗽、气促、胸闷和呼吸困难等呼吸系统症状。X线检查,肺内早期病变是两肺下野出现斑片状阴影。病情继续发展,到达极期(10~14d),患者出现严重呼吸困难,甚至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。X线下,进展期和极期病变迅速发展为两肺广泛病变,呈现弥漫分布斑片状渗出阴影,伴有磨玻璃阴影、边界模糊结节状实变影。

SARS-CoV病毒株为PUMC01(Sino-1, GenBank Acc. #; AY350750),分离自一个死于北京协和医院的典型的SARS患者(PUMCH)。SARS-CoV PUMC01病毒通过滴鼻方法感染动物。动物安乐死后,取肺、脾、肝、肠淋巴结和血液样品进行病毒拷贝数和病毒滴度检测。感染后第7、14、21、28天检测SARS-CoV的IgG抗体动物,感染后第3、6、9和12天安乐死后检测组织载量。

[1]秦川,鲍琳琳,邓巍等.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在SARS-CoV感染中的功能(第2部分)--SARS-CoV在ACE2表达细胞中的复制和ACE2基因敲除对小鼠SARS-CoV感染的保护作用[J].中国比较医学杂志,2005,15(6):330-334. [2]杨秀红,邓巍,童攒等.人ACE2转基因小鼠对SARS-CoV的易感性[J].中国实验动物学报,2007,15(6):453-457. [3]杨秀红,朱华,黄澜等.老龄ICR小鼠对SARS-CoV的易感性[J].中国实验动物学报,2007,15(3):195-197.

CSTR:16397.09.0C02000019 PUMC01 (SARS-CoV)滴鼻途径感染Wistar大鼠模型 PUMC01 (SARS-CoV)virus intranasally infected Wistar rat model

2002年在中国广东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,SARS)波及全世界34个国家。2003年4月16日,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,加拿大、美国在内的11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个实验室通力合作研究的结果,宣布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因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,称为SARS冠状病毒。SARS早期(1~3d),不断释放到血液中SARS-CoV,引起病毒血症。临床上,表现为发热、畏寒、头痛、肌痛等症状。从SARS疾病的起始,淋巴细胞就受到了SARS-CoV的侵袭,因此,患者的外周血淋巴细胞数目减少是诊断SARS的重要指标。SARS轻症患外周血CD3+、CD4+、 CD8+数恢复正常;重症患者呈持续下降。所有死亡SARS患者尸解标本中,脾、淋巴结、扁桃体和肠道的淋巴组织萎缩,淋巴细胞大量减少,呈现出耗竭状态。在数周到2个月时间内,SARS-CoV对重症SARS患者免疫器官的损伤程度达到了艾滋病晚期水平。由于患者发生免疫缺陷,因此,发生机会性感染的发病率在本组病例中高达50%。 陷窝蛋白-1在呼吸道上皮细胞内高表达,SARS-CoV感染造成多组织脏器损伤,以肺损伤最突出。初始在肺组织中复制增值的SARS-CoV、经血重新进入肺的SARS-CoV和渗出到肺组织中的淋巴细胞、单核细胞本身携带的SARS-CoV在肺内聚积、增殖,不断加重肺损伤。这种损伤具有连续性、弥漫性、严重性的特点,导致广泛性肺泡上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损伤,大量蛋白性液体、纤维蛋白、炎症细胞渗出和炎症介质的过量释放,造成了肺内毛细血管的通透性显著增加,最后引起弥漫性肺泡损伤(diffuse alveolar damage, DAD)发生。此时,疾病陷入进展期(4~9d)。在进展期,与肺部的病理改变相对应,患者出现咳嗽、气促、胸闷和呼吸困难等呼吸系统症状。X线检查,肺内早期病变是两肺下野出现斑片状阴影。病情继续发展,到达极期(10~14d),患者出现严重呼吸困难,甚至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。X线下,进展期和极期病变迅速发展为两肺广泛病变,呈现弥漫分布斑片状渗出阴影,伴有磨玻璃阴影、边界模糊结节状实变影。

SARS-CoV病毒株为PUMC01(Sino-1, GenBank Acc. #; AY350750),分离自一个死于北京协和医院的典型的SARS患者(PUMCH)。SARS-CoV PUMC01病毒通过滴鼻方法感染动物。动物安乐死后,取肺、脾、肝、肠淋巴结和血液样品进行病毒拷贝数和病毒滴度检测。感染后3,6,9,12和15取肺、肝、脾、肾和肠淋巴结组织进行病理检查和病毒滴度以及载量。

[1]朱华,高虹,邓巍等.SARS冠状病毒感染Lewis大鼠的实验研究[C].//中国实验动物学会第七届学术年会论文集.2006:170-174.

CSTR:16397.09.0C02000020 PUMC01 (SARS-CoV) 滴鼻途径感染SD大鼠模型 PUMC01 (SARS-CoV) virus intranasally infected SD rat model

2002年在中国广东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,SARS)波及全世界34个国家。2003年4月16日,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,加拿大、美国在内的11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个实验室通力合作研究的结果,宣布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因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,称为SARS冠状病毒。SARS早期(1~3d),不断释放到血液中SARS-CoV,引起病毒血症。临床上,表现为发热、畏寒、头痛、肌痛等症状。从SARS疾病的起始,淋巴细胞就受到了SARS-CoV的侵袭,因此,患者的外周血淋巴细胞数目减少是诊断SARS的重要指标。SARS轻症患外周血CD3+、CD4+、 CD8+数恢复正常;重症患者呈持续下降。所有死亡SARS患者尸解标本中,脾、淋巴结、扁桃体和肠道的淋巴组织萎缩,淋巴细胞大量减少,呈现出耗竭状态。在数周到2个月时间内,SARS-CoV对重症SARS患者免疫器官的损伤程度达到了艾滋病晚期水平。由于患者发生免疫缺陷,因此,发生机会性感染的发病率在本组病例中高达50%。 陷窝蛋白-1在呼吸道上皮细胞内高表达,SARS-CoV感染造成多组织脏器损伤,以肺损伤最突出。初始在肺组织中复制增值的SARS-CoV、经血重新进入肺的SARS-CoV和渗出到肺组织中的淋巴细胞、单核细胞本身携带的SARS-CoV在肺内聚积、增殖,不断加重肺损伤。这种损伤具有连续性、弥漫性、严重性的特点,导致广泛性肺泡上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损伤,大量蛋白性液体、纤维蛋白、炎症细胞渗出和炎症介质的过量释放,造成了肺内毛细血管的通透性显著增加,最后引起弥漫性肺泡损伤(diffuse alveolar damage, DAD)发生。此时,疾病陷入进展期(4~9d)。在进展期,与肺部的病理改变相对应,患者出现咳嗽、气促、胸闷和呼吸困难等呼吸系统症状。X线检查,肺内早期病变是两肺下野出现斑片状阴影。病情继续发展,到达极期(10~14d),患者出现严重呼吸困难,甚至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。X线下,进展期和极期病变迅速发展为两肺广泛病变,呈现弥漫分布斑片状渗出阴影,伴有磨玻璃阴影、边界模糊结节状实变影。

SARS-CoV病毒株为PUMC01(Sino-1, GenBank Acc. #; AY350750),分离自一个死于北京协和医院的典型的SARS患者(PUMCH)。SARS-CoV PUMC01病毒通过滴鼻方法感染动物。动物安乐死后,取肺、脾、肝、肠淋巴结和血液样品进行病毒拷贝数和病毒滴度检测。感染后第7、14、21、28天检测SARS-CoV的IgG抗体,感染后第3,6,9,12和15天取肺、肝、脾、肾和肠淋巴结组织进行病毒滴度和载量检测。

[1]朱华,高虹,邓巍等.SARS冠状病毒感染Lewis大鼠的实验研究[C].//中国实验动物学会第七届学术年会论文集.2006:170-174.

CSTR:16397.09.0C01000013 PUMC01(SARS-CoV)滴鼻途径感染SCID小鼠模型 PUMC01 (SARS-CoV) virus intranasally infected SCID murine model

2002年在中国广东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(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,SARS)波及全世界34个国家。2003年4月16日,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,加拿大、美国在内的11个国家和地区的13个实验室通力合作研究的结果,宣布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因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,称为SARS冠状病毒。SARS早期(1~3d),不断释放到血液中SARS-CoV,引起病毒血症。临床上,表现为发热、畏寒、头痛、肌痛等症状。从SARS疾病的起始,淋巴细胞就受到了SARS-CoV的侵袭,因此,患者的外周血淋巴细胞数目减少是诊断SARS的重要指标。SARS轻症患外周血CD3+、CD4+、 CD8+数恢复正常;重症患者呈持续下降。所有死亡SARS患者尸解标本中,脾、淋巴结、扁桃体和肠道的淋巴组织萎缩,淋巴细胞大量减少,呈现出耗竭状态。在数周到2个月时间内,SARS-CoV对重症SARS患者免疫器官的损伤程度达到了艾滋病晚期水平。由于患者发生免疫缺陷,因此,发生机会性感染的发病率在本组病例中高达50%。 陷窝蛋白-1在呼吸道上皮细胞内高表达,SARS-CoV感染造成多组织脏器损伤,以肺损伤最突出。初始在肺组织中复制增值的SARS-CoV、经血重新进入肺的SARS-CoV和渗出到肺组织中的淋巴细胞、单核细胞本身携带的SARS-CoV在肺内聚积、增殖,不断加重肺损伤。这种损伤具有连续性、弥漫性、严重性的特点,导致广泛性肺泡上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损伤,大量蛋白性液体、纤维蛋白、炎症细胞渗出和炎症介质的过量释放,造成了肺内毛细血管的通透性显著增加,最后引起弥漫性肺泡损伤(diffuse alveolar damage, DAD)发生。此时,疾病陷入进展期(4~9d)。在进展期,与肺部的病理改变相对应,患者出现咳嗽、气促、胸闷和呼吸困难等呼吸系统症状。X线检查,肺内早期病变是两肺下野出现斑片状阴影。病情继续发展,到达极期(10~14d),患者出现严重呼吸困难,甚至发生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。X线下,进展期和极期病变迅速发展为两肺广泛病变,呈现弥漫分布斑片状渗出阴影,伴有磨玻璃阴影、边界模糊结节状实变影。

SARS-CoV病毒株为PUMC01(Sino-1, GenBank Acc. #; AY350750),分离自一个死于北京协和医院的典型的SARS患者(PUMCH)。SARS-CoV PUMC01病毒通过滴鼻方法感染动物。SCID鼠每个品系分成4周龄和7周龄两个年龄组,每个年龄组又根据感染病毒剂量的不同,分为高剂量组和低剂量组。动物安乐死后,取肺、脾、肝、肠淋巴结和血液样品进行病毒拷贝数和病毒滴度检测。感染后第7、14、21、28天检测SARS-CoV的IgG抗体动物,感染后第3、6、9、12天安乐死动物取肺、肝、脾、肾和肠淋巴结组织进行病理检查和病毒载量和滴度检测。

[1]秦川,鲍琳琳,邓巍等.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在SARS-CoV感染中的功能(第2部分)--SARS-CoV在ACE2表达细胞中的复制和ACE2基因敲除对小鼠SARS-CoV感染的保护作用[J].中国比较医学杂志,2005,15(6):330-334. [2]杨秀红,邓巍,童攒等.人ACE2转基因小鼠对SARS-CoV的易感性[J].中国实验动物学报,2007,15(6):453-457. [3]杨秀红,朱华,黄澜等.老龄ICR小鼠对SARS-CoV的易感性[J].中国实验动物学报,2007,15(3):195-197.